2022年11月28日

股海恩仇17|檢調可以喬 交易所當然也可以喬!

股市主力王阿和願意向法院認罪 吳光訓至今不認罪 當然是喬好了…

(文/鄭光育)大家好,我是鄭光育,這一周的主題,本來都已經寫好了,但是因為股市主力王阿和願意向法院認罪,所以我的全篇文章作廢,這是為了保留空間給王阿和認罪用的,如果我繼續發表,王阿和認罪的內容就更少了。

讀者都知道,我揭發《康友案》至今,陸續披露五大主力,包括三洋維士比的陳和順、陳玉蓮,還有「豐銀吳」吳光訓,近期陸續寫到賣壯陽藥的王阿和與夾著屁股走路的蕭清貴。

王阿和提供 蕭清貴的股票帳戶

週五上午一大早,王阿和透過朋友轉達我,願意向法院認罪求減刑,為了表示誠意,王阿和提供兩個蕭清貴的股票帳戶「康和-台中」「玉山-高雄」,並表示蕭清貴在這兩個帳戶賣股票換現金之後,檢調只要查資金流向,就會發現蕭清貴賄賂司法官員的證據。

於是我將王阿和與蕭清貴的部分暫停一個禮拜,我會密切觀察後續的進展,這使我突然想起一個人「吳光訓」,豐銀吳不用向法院認罪嗎?還是已經「喬」好了?我研究《康友案》的法院卷證,明確發現吳光訓確實已經「喬」好了!

吳光訓永遠無罪 創造司法奇蹟

早在30年前,吳光訓就是股市的「四大天王」之一的「豐銀吳」,他每天大腦想的都是如何炒股票,一生炒股上百支,從來沒有坐牢過,就連吳光訓參加選舉,身邊的人賄選買票都坐牢回來了,吳光訓還是在家裡好吃好喝,而且還能大搖大擺的出國,跑去大陸運作「康友」來台灣包裝上市。

查辦對象 為何獨漏立委吳怡玎

吳光訓炒作康友,使用的是子女的股票帳戶,如果他的子女知情,那就是共犯,可是我們看台北地檢署故意放水,子女包括吳怡玎、吳怡利、吳郁展等三人明明涉案,同為吳光訓人頭帳戶,但北檢調查的時候卻獨漏吳怡玎,難道就因為吳怡玎是立委,就能享受北檢的「禮遇」嗎?

吳光訓不但大量買進康友股票,並且買進認購權證,這是槓桿手段的極限,成功的炒作康友股價從300多元炒高至500多元,由於證據取得很容易,交易所的電腦一秒鐘就跳出來,檢調約談的時候卻只有針對吳光訓父子,根本不敢碰立委吳怡玎。

證交所鎖定 三人操縱康友權證

根據我的調查,這完全是檢察官故意不查,因為證交所給檢方的資料,是吳光訓的三個子女帳戶,沒有獨漏吳怡玎,所以證交所是公正的,台北地檢署確實是可以「喬」的。

也許讀者認為我沒憑沒據,我當然要拿出證據,證明我在168發表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那麼證據在哪裡呢?

我在閱卷的時候,明明就看到《台北地檢署111年16910號併辦意旨書》,證交所的資料顯示,吳光訓炒作康友公司權證的帳戶不只有吳郁展元富-大昌帳戶,另外還有吳怡玎、吳怡利二人也在元富-大昌開立帳戶。

根據證交所的鎖定資料,康友麥證7B購01權證(代號:076391)交易分析意見書,早就將吳郁展、吳怡利、吳怡玎等三人列為操縱康友麥證權證的對象,後來檢調也是根據這個分析意見書,對吳郁展、吳怡利執行搜索,卻沒有對吳怡玎搜索。

搜索沒見到吳怡利 就草草結案

檢調憑什麼不一併調查吳怡玎?憑什麼只針對吳郁展、吳怡利?

因為檢察官有「專業判斷」,意思就是可以「喬」。

然而天意並非如此,顯然天意就是要檢調一併調查三人,所以當調查局搜索吳怡利住處時,吳怡利不在台灣,吳怡玎在家,並且開門讓檢調進場搜索,檢調明明不想查吳怡玎,偏偏吳怡玎撞在檢調面前逼你查,後來檢調不但不敢查吳怡玎,索性連出國不在家的吳怡利也不查了,這麼優待吳光訓的子女,我們一般老百姓能享受同等禮遇嗎?

江宗星的親友 全部列為被告

依據檢調單位一般的辦案經驗,如果是炒股案,帳戶的名字是誰,就一定都要約談開戶人到案說明,但是這次檢調單位竟然只問完吳光訓、吳郁展後,一切就停擺了。

讀者可能會說,檢調認為沒必要就可以不必查,以上是鄭光育胡亂指控檢調…。好,我舉《康友炒股案》共同被告江宗星作為例子,讀者就知道有什麼不一樣:

根據證交所分析報告,江宗星利用親友帳戶炒股,檢調單位於是將所有可疑帳戶全部進行調查搜索,那些親友只要對於江宗星股價炒高獲利後有分紅者,最後都被檢察官列為炒股共犯,例如洪冠伶、郭彥伯、王易生、邵彥凱、陳秀如、江宗耀、謝昇倫、李祈霖、陳慧玲、施清文、林景芳、邵人苔、李銘斌、黃滿霞、羅文雄、朱有康等人。

檢調可以喬 交易所也可以喬

以上看到吳光訓用子女戶頭炒股,以及江宗星用親友戶頭炒股,做後檢調的處理方式就是不一樣,誰說檢調不能「喬」?

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不但檢調可以喬,連交易所也可以喬,交易所給調查局的分析報告書,這麼多年來,有看到交易所人員的親友炒股嗎?OTC的人員親友有過炒股嗎?都沒有,是不是很奇怪?

票面10元買 到便宜的股票

交易所和OTC的人,不是不做股票,而是他們都能用「票面10元」買到便宜的股票,但是他們在股價300元總要賣吧?500元也要賣吧?

至於交易所和OTC的人,什麼時候能買到10元的股票,以下我舉一則故事,是2009年168網站上的《楊錯專欄》所披露,很好笑大家看了就懂:

交易所總經理的小老婆 出來打獵

一家位於台中,股價曾經上百元、現在已經下市的鋼鐵公司老闆,在風光時期曾經告訴楊錯,在申請上市期間碰到的羅生門,明明已經送了五百萬元的紅包,進行到交易所董事會討論前,公司突然接到一通要找董事長的電話。

來電者聽聲音是中年女子,自稱是交易所總經理的「小老婆」。

小老婆說:上市案比較麻煩

董事長哪敢怠慢,接了電話,「小老婆」說他公司的上市案比較麻煩,所以還要再付五百萬,要他找人送到指定地點…。

結果,這五百萬送去了、也順利掛牌上市,在股市裡海削一票。心中卻始終有個疑問,是被詐騙了,還是當時叱吒一時的交易所總經理真有個小老婆?

櫃買中心高層 要認購股票

還有一家經銷防盗設備的電子業者,申請上櫃時送紅包被拒絕。

根據承銷商的說法,櫃買中心高層不是不要錢,而是想要認購這家公司關係企業中更賺錢的保全公司股票,因此紅包錢就直接抵部份現金。

上櫃的行情是二百萬,如果二百萬紅包不夠「抵」怎麼辦?

難得的是,這位櫃買中心高層還支付不足額的金錢認購現增股。

低價認購股票 是公司的榮幸

另外一種情況,就是低價認股,這也等於拿現金。

比方說,博達掛牌的時候是121元,掛牌前,許多市場上的有力人士,紛紛去找博達認購股票,但是卻要求以50元認購,那就是說,認購一張股票賺七萬,認購100張股票就是賺700萬。

到時候,做官的高層真的拿錢出來認購,小小的上市公司菜鳥,還能不惶恐嗎?

願意用50元認購算是很給面子了,就算用票面10元認購,真的拿現金給你小小的上市公司,你還不是千恩萬謝呢!

(未完待續。本文為鄭光育提供口述錄音檔,本報譯文整理,全文僅表達鄭光育個人立場。)

延伸閱讀

鄭光育:吳光訓怎麼變成小貓咪了?

吳光訓是堂堂大立委,為什麼他不敢告我?

股海恩仇19|吳光訓炒康友害慘了氣質立委吳怡玎

一人炒股,不但把3名子女都連累了,還活活搞得檢調人員通通犯罪…

股海恩仇18|司法最骯髒的死角 也是花錢最有效的地方

吳光訓的兒子抽屜裡有炒股對帳單 檢調於是煞費苦心 釋放煙幕單

股海恩仇16|獨孤求敗 公布王蕭李炒股集團25人名單

吃了王阿和的壯陽藥 夾屁股走路 蕭清貴不能一天沒有它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訂閱168電子報

專欄文章

鄭光育:吳光訓怎麼變成小貓咪了?

吳光訓是堂堂大立委,為什麼他不敢告我?

股海恩仇19|吳光訓炒康友害慘了氣質立委吳怡玎

一人炒股,不但把3名子女都連累了,還活活搞得檢調人員通通犯罪…

股海恩仇18|司法最骯髒的死角 也是花錢最有效的地方

吳光訓的兒子抽屜裡有炒股對帳單 檢調於是煞費苦心 釋放煙幕單

許鑒隆:我有決心與氣度 振興隆銘 請股東支持!

前團隊弊案叢生,12月23日邀股東開會,改選新董事,撥亂導正,走上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