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吳光訓早就計畫以康友坑殺台灣人

鄭光育:接下來,我還會繼續調查,挖掘真相,並陸續向法院報告。

(文:鄭光育影音口述,168周報譯文整理)您好,我是鄭光育,身分證字號是(…..),今天是民國111年8月4日晚上8點51分,農曆7月初7,我今天要在這裡向法官和檢察官報告重大發現,我發現檢察官的起訴書當中,只追查到康友炒作的後半段,但我掌握了最新的證據可以證明,吳光訓一開始就主導《康友案》,炒作只是小事,重大的是吳光訓運作康友公司來台上市並且作假帳,而配合吳光訓詐取台灣股市的人是康友公司幕後實際的負責人王命亮。

「馬隊長」為什麼跟吳光訓吵架

在此我要向法官和檢察官報告,我所掌握的證據來源,一開始是在康友案的訴訟卷證看到,一位「馬隊長」在跟吳光訓吵架,大罵「你不來處理的話,你家住在哪裡我都知道…」,我看到吵架內容就感覺好奇,就根據卷證上的電話號碼去找到馬隊長,馬隊長同意配合我錄音,並配合我持續追查新證據。

多年布局作假 分工合作有3人

從馬隊長的錄音可以聽出真相,他們的分工方式是:

1.吳光訓負責台灣炒股。

2.王命亮負責康友公司。

3.泰國正大集團執行總裁葉茂源負責包裝康友公司上市,所謂負責上市的意思就是創造康友公司業績並製作完美的財報。

4.泰國正大集團獨家代理康友的疫苗。

根據現在網路上查得到多年前的新聞:「亞洲最大畜牧集團泰國正大集團合作,由印尼正大集團旗下PT SHS INTERNACIONAL獨家代理帝斯Harbindo品牌疫苗,未來正大集團SHS將獨家銷售帝斯禽流感疫苗及後續取得其他藥證的疫苗。」

吳光訓為何派黑道 找葉茂源要錢

根據我最初的了解,2019年康友股票下跌,吳光訓很生氣,就派遣黑社會人士去找葉茂源要錢,斥責葉茂源答應製作完美的業績和財報,竟然被外界發現漏洞,導致股票下跌,吳光訓認為葉茂源違背承諾,要為股票下跌負責。

這裡有個疑點:怎麼會是吳光訓去找葉茂源?康友公司的老闆是王命亮,不是應該由王命亮去找葉茂源嗎?

葉茂源欠吳光訓 吳也欠葉茂源

被黑社會找上門的葉茂源,驚慌之下去找公正人士「馬隊長」居中調解,葉茂源的意思是說,康友股價從100多元漲到500多元,吳光訓當初同意股票上漲就給葉茂源紅利和成數,但是從來沒給過,如果吳光訓要求葉茂源為股價下跌負責,那麼吳光訓也應該一併處理股票上漲該給的紅利。

馬隊長與我的對話錄音 呈給法院

由此可以看出,檢察官只起訴《康友案》後半段炒作的部分,但是沒有追查吳光訓指揮葉茂源作假帳這一部分,在馬隊長同意下,我有馬隊長與我的對話錄音,在此提供法官和檢察官,也提供新聞媒體和受害的康友股東。

吳光訓找葉茂源 互指對方欠錢

由馬隊長的錄音可以確認,檢察官只偵辦炒股,事實上在康友上市之前,坑殺台北股市的陰謀就已經存在,吳光訓、王命亮、葉茂源,這三個人是各司其職,設計好陷阱圈套,甚至連正大集團都是製造假消息的共犯。

葉茂源的專長是包裝公司股票上市,製造假業績,美化財報,後來股票跌下來了,他們開始內鬨,吳光訓派人去找葉茂源吵架,於是互相指控對方欠錢不給。由此可知,吳光訓並不是他自己所說的那麼委屈,吳光訓絕對不是無辜的受害人,一切都是吳光訓主導的。

真相是:康友下跌後 分贓出問題

我昨天找到馬隊長之後,才搞清楚是怎麼回事。

根據筆錄,吳光訓欺騙檢察官說,他找葉茂源並不是因為康友股票下跌,而是吳光訓投資正大集團賠錢,所以要葉茂源負責。

問題是,正大集團怎麼投資啊?投資正大集團有股權紀錄嗎?這根本就是事後呼攏檢調人員與檢察官的。

更何況,如果吳光訓投資正大集團賠錢而去找葉茂源,葉茂源又怎會回覆「康友炒股賺的錢先還給我再說…」,這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不合邏輯。

真相應該是:康友下跌之後分贓出問題,葉茂源認為「你該給我的沒給我」,吳光訓認為「你該做的事情沒做到」。

由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吳光訓去找葉茂源要錢,可知主導《康友案》的人就是吳光訓。

我生氣 因為吳光訓在康友作假

在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非常生氣,這對檢察官而言是一個新事證,但對於我來說是很大的委屈。

當時吳光訓找我的時候,跟我講說:這家公司你看看,未來有多好,有疫苗,子公司是印尼的帝斯藥廠,帝斯是亞洲最先進的P3實驗室,外資評估帝斯價值1000億元,印尼又是世界人口第三大國,財報每年賺12-15元,每年固定配股配息8元,如果不是真的賺錢,怎麼會配息出去呢!而且簽證會計師又是著名的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我們實話實說,會計師要找哪一家,其實只要錢給得夠多,都可以的,何況葉茂源專門包裝公司股票上市,他絕對有能力找到四大會計師,所以這個不困難。

吳光訓講康友好 我真的相信他

我氣的是:吳光訓一開始跟我講得這麼好,我真的相信他。而且吳光訓讓我看公開訊息證明他們從國外帶回來現金20-30億元回台灣買股票,這筆錢用融資可以買50億元股票,用丙種墊款可以買100億元股票,既然有這麼多錢,又說未來每天要漲…,原來全是騙局。

吳買印尼帝斯股票 竟然只需半價

還有,吳光訓在上一期(584期)168周報上面說他有印尼帝斯藥廠的股權2%,這就是異常現象。請問,一家沒有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除非找老闆要股票,一般人根本買不到。而且吳光訓講的價格,竟然買2%才1000多萬,但是康友卻要花20億元買70%,等於康友買1%要3000萬,吳光訓怎麼買這麼便宜?這就是檢察官的漏網之處。

為了我的會員賺錢 這樣犯法嗎?

吳光訓是怎麼騙我的?他一開始就說自己是長期投資康友,與康友老闆王命亮沒有關係,但是因為自己買了很多康友股票,所以康友老闆變成好朋友。然後吳光訓分析給我看,看起來公司現在好,前景也好,又有錢拉抬,我聽了之後當然有貪念,我是一名分析師,當然希望我的會員能賺錢,如果這樣也犯法,那我願意承擔。

但是聽了馬隊長的電話之後,我認為吳光訓用的是詐術。當時的三個人的陰謀如今已經死無對證了。如今葉茂源心肌梗塞已經過世,王命亮是外籍人士在境外,只剩下吳光訓在台灣。

王匯款給我 起因於大慶證券跳票

這次法院審理康友案,我和吳光訓都是被告,後來我看到卷證才知道,我是被吳光訓陷害的,因為檢方掌握一筆匯款是王命亮匯款1000萬給我,因此認定這筆錢是我的炒股報酬…。這太冤了,就因為吳光訓說謊,所以變成我犯罪!

我承認王命亮曾經匯款給我1000萬,但是這不是炒股酬勞,事情的經過如下:

2018年6月,168周報獨家揭發「大慶證券董事長莊隆慶跳票、賭博、欠債」,後來全國所有媒體都跟進這個新聞。當時刑事警察局有一段偵辦紀錄,莊隆慶跳票案,我因為幫人背書,也成為受害者,欠了十幾億,調度過程中還缺一千多萬,於是想找人隨便借個一千萬就過關了,剛好多年老友吳光訓出現,於是我就找吳光訓調錢。吳光訓一聽,就說「好啊!我跟王董(王命亮)講一下!」沒多久王董就打電話來說「OK」,叫我把帳號給他。

區區1000萬 怎可能買得動我

全部事實就是如此,檢方偵辦康友案時,我還在羈押庭報告法官說「我願意測謊」,因為這就是事實。大家想,我怎麼可能為了這1000萬,出賣我的會員,又出賣我的親朋好友,甚至出賣散戶投資人!

我看到的都是康友的好消息,吳光訓也告訴我,他是長期投資,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當然認為不需要你講也知道是好公司,何況他們有這麼多錢要來買股票,一定會漲上去,所以我稱之為「推土機」。我根本不知道今天「馬隊長」跟我講的事情。

吳光訓去廈門找王命亮99次

結果吳光訓竟然一句實話都不願意講,不願意證實王命亮匯1000萬元給我是透過吳光訓轉達借錢調頭寸的,吳光訓害我被康友案列為被告。

吳光訓為什麼不願意說實話?我現在搞懂了,吳光訓怕檢察官認為他與王命亮有勾結,所以吳光訓拼命說他與王命亮不熟、不清楚、沒有交情。事實上,吳光訓去廈門找王命亮99次,每次大約住廈門3天,怎麼會不熟?!

吳光訓是康友案的被告,他為了官司而切割與王命亮、葉茂源之間的關係,就故意否認知情,吳光訓一否認就害了我,我多委屈啊!

周英賺1億5千萬 是吳設計的

吳光訓叫王命亮匯錢給我,現在王命亮遠走海外,吳光訓一句話,說不知道這1000萬的事情,於是這個錢就變成是王命亮給我的酬勞,法律上是炒股的對價。

我就覺得奇怪了,康友案還有一位被告是另一位分析師周英,周英的知名度比起我來還差個十萬八千里,周英只是用王命亮的戶頭去下單控盤,就能得到酬勞1000張,當時股價350元,只要漲到500元就讓周英分到酬勞1億5千萬,而且這個獎勵的構想還是吳光訓設計的,我從頭到尾都知道此事,怎麼可能為了1000萬去幫他們炒作康友!

難道謝金河也是為了1000萬嗎?

吳光訓敢像我一樣請求法院測謊嗎?我的確借來了1000萬,莫名其妙變成被告。

我當初聽到吳光訓推薦康友,我想這檔股票業績很好,財力雄厚,應該是穩贏的,我當然想要佔這個便宜,所以推薦我的投資朋友去買康友,這都是依照吳光訓給我的訊息。你看當時看好的分析師有多少,台灣至少有10位分析師看好,謝金河也有啊,不能因為謝金河看好就是正派,我看好就是犯法。難道謝金河也是為了1000萬嗎?

為什麼康友漲上去可以分錢?

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只有吳光訓才是康友案的主導,大家想一想,葉茂源為什麼要找吳光訓要錢?因為他們都是講好的!

輔導上市的券商才賺多少錢?一點點服務費而已。為什麼康友股票漲上去可以分錢?當然是有一種合作關係,作假的。

如果股價漲高一點就要分錢,全台灣或全世界的股票漲上去,都要找大老闆要錢喔?這不合邏輯!我一看就知道是騙局!

我的確借來了1000萬,莫名其妙變成被告,但是我認識王命亮才三個月就崩盤了,而吳光訓他們謀劃這件事情已經好幾年了,前面的事情通通跟我無關耶,我認真看到法院卷證之後,才知道我被吳光訓陷害的真相。

我還會繼續調查 並向法院報告

我今天錄這一段影片,就是要向法官和檢察官報告這個新的事證,這是從馬隊長那裡得到證明,吳光訓說康友案與他無關,其實錯了,馬隊長證實,康友來台上市之前吳光訓就已經計畫坑殺台灣人,康友幕後真正的老闆是吳光訓。

接下來,我還會繼續調查,繼續挖掘真相,並陸續向法院報告。

延伸閱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訂閱168電子報

專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