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謝榮堂:母公司向銀行所做的承諾 僅供參考乎?

(文/謝榮堂教授 德國曼海姆大學法學博士)李長榮化工(李長榮)曾於民國99年1月28日富邦銀行(北富銀)簽立「授信總約定書」,承諾全力協助及督促福聚公司(福聚)維持營運正常及履行所有債務,並應盡合理之努力協助福聚履行其債務責任,北富銀因而同意融資予福聚公司及展延福聚公司之債務清償期限。後因福聚經營不善破產重整,無法履行清償貸款債務,北富銀遂向北院起訴,要求李長榮履行承諾,依承諾函約定及民法第231條或第226條規定,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並應給付各5,000萬元。

法院認為 李長榮承諾函是空話

有趣的是,法院認為,該承諾函,除102年6月25日致富邦承諾函第1條、第2條提及,李長榮同意貸資金予福聚公司或參與福聚公司現金增資至少15億元,及同意承諾維持持股不得少於51%之經營控制權等內容較為具體外,其餘內容如:「全力協助及督促福太陽能維持營運正常及履行所有債務。」、「基於主要股東立場,並盡合理之努力,以包括但不限於現金增資或其他可行方案,協助福聚太陽能履行其債務責任。」、「應採取合理的作為使借款人(指福聚)隨時維持良好財務狀況,俾其履行其於授信文件下之義務。若借款人無法履行其對貴行還款付息義務,本公司將基於股東立場盡合理努力,包括但不限於提供現金增資、股東墊款或保證方式,協助借款人取得必要之資金以履行其對貴行還款付息之義務。」上述承諾內容均屬不確定概念,缺乏具體特定法律效果(意思就是說「空話」)。

法院:銀行要作好風險控管

北院並認為金融機構對於授信業務依銀行第45條之1規定,均應建立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依相關金融法規為徵授信撥貸資金控管及執行內部控制制度,以有效控制授信風險,落實徵授信作業控管,確實分析借戶資金缺口及評估其履約與償債還款能力,評估借戶財務狀況與償債還款能力,確實債權保障及有效徵提擔保品以控制風險,保障金控機構風險控管及穩健經營之原則。也就是說法院認為,銀行自己要作好風險控管,而不是依據第三人承諾而授信。

北富銀未能證明李長榮之責任

台北地院見解:李長榮對福聚向北富銀借款債務負無期限限制之保證責任,效果將更甚於一般民法保證責任,如此將有可能使類似承諾函,成為公司對其他公司負保證責任之脫法行為。

承諾函:北富銀主張,對福聚貸案債權未獲清償而受有損害,自得按損害賠償之債,以有損害發生及有責任原因事實,兩者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其成立要件,如不合於此項成立要件,即難謂有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651號裁判意旨參照)。

由於北富銀未能證明李長榮對其負有給付義務,及其所受損害與李長榮之責任原因間,確有相當因果關係,無從推認李長榮有何可歸責事由存在,自難令其負債務不履行責任,即無賠償北富銀未能取得借貸本息損害可言。

母公司承諾 違民法誠實信用原則

本案就如同,兒子要買房子,老爸向銀行承諾,會督促兒子好好工作、賺錢、不亂花錢及維持債務信用等,但是不包括兒子債務。

問題是,母公司為子公司因為貸款需要,向銀行出具承諾函,既然不是保證,也沒有拘束力,那麼母公司以充滿話語術之承諾,使銀行誤認為其為具體債權擔保功能與意願,則該承諾應有違民法第148條之誠實信用原則?

三級三審之法院判決內容大致相同,北富銀之訴訟主張,幾乎都沒有被法院採納。

學者律師 圓桌論壇 周二在台北

7月26日上午9點-11:30,文化大學推廣部延平分部B1圓形會議廳(台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127號),各領域學者、律師及相關實務專家將共同以圓桌論壇分析原因。

延伸閱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訂閱168電子報

專欄文章